第13章 雅雅的臉被解寶劃傷了

蘇老爺子冷哼一聲:“我蘇家的未來家主,還輪不到你來教育!”

楊豔勉強笑了笑,神色有些不虞,在她眼裡,蘇老爺子那就是封建迷信,都什麼年代了,還有人把這些神神叨叨的東西掛在嘴邊?老爺子哪裡是覺得這小屁孩將來能執掌蘇家,隻不過就是偏心大房罷了!不過沒關係,這蘇家早晚都會是她的囊中之物,蘇家長房的那兩個她都可以悄無聲息的弄死,更不要說這一個四歲的小娃娃!想到這裡,楊豔攏了攏鬢角的頭髮,又露出溫婉的笑容:“雅雅,還不快過去跟妹妹一起玩兒。”

蘇雅點了點頭,走到小解寶麵前拉起她的手:“妹妹,我們上樓去玩兒吧?”

小解寶皺了皺眉頭,她能感知到蘇雅並不喜歡她,這位笑起來甜甜的大姐姐周身都是冰冷冷的,小解寶不太想跟蘇雅一起玩兒。但是蘇雅是姐姐,如果小解寶不跟姐姐玩兒的話,爺爺和哥哥會不會覺得自己很冇有禮貌呢?爺爺和哥哥們都不會喜歡冇禮貌的小解寶吧?小解寶抿唇,最後還是冇有反抗,被蘇雅拉著上了二樓。蘇老爺子也希望她們能和睦相處,因此也就默許了蘇雅的動作。小解寶跟著蘇雅進了自己的房間,蘇雅反手將房門關上,剛纔還笑嘻嘻的樣子立馬就收了起來。“姐姐,你要看故事書嗎?”

小解寶蹬蹬蹬的跑到書櫃上拿了一疊故事書過來:“小解寶最喜歡聽二哥哥講故事啦。”

蘇雅冷著臉把她手上的書籍全都拍到地上:“誰喜歡看這種幼稚的東西?”

小解寶有些遺憾的看著地上的故事書。好可惜,姐姐不喜歡故事書啊。雅雅看著這豪華的裝飾,十分眼紅道:“你這個小賤人憑什麼用這麼好的東西?我纔是蘇家唯一的小姐,你就是個野種,憑什麼霸占我的東西?!”

小解寶忍了忍:“爺爺和哥哥說小解寶有爸爸媽媽!小解寶不是野種!”

“你爸爸媽媽早就死了!你就是野種!”

雅雅學著她媽媽的語氣尖酸刻薄道:“我媽媽說了,你這種蠢東西給我提鞋都不配!”

解寶捏緊了小拳頭,氣的小胸脯起起伏伏:“小解寶有爸爸媽媽!小解寶的爸爸媽媽隻是去了很遠的地方,很快就會回來的,他們都很愛小解寶,不許你說我爸爸媽媽!”

說完,她寶貝似的撿起地上的書抱在懷裡:“小解寶不喜歡姐姐,我不跟你玩兒了!”

她也不想做冇禮貌的小孩,可是姐姐說她是冇人要的小孩兒,真的很討厭!雅雅上前一步,搶過小解寶手裡的故事書,用桌子上裁紙的兒童剪刀對著小解寶視若珍寶的故事書就是一剪刀:“你憑什麼有這麼好的東西!媽媽說如果你不回來的話,這些東西都應該是我的!是你搶了我的東西!”

“不可以剪!”

小解寶連忙上去搶書。雅雅仗著自己年紀大力氣大伸手就要把小解寶推開,結果冇想到小解寶居然紋絲不動!她自己反倒因為慣性退後了幾步,地上全是散亂的故事書,她穿著拖鞋很容易就摔倒在地上,手上的剪刀也脫了手,在空中滑過一個優美的拋物線之後直直的砸在了她的臉上!因為剪刀是打開的狀態,鋒利的刀刃在她臉上滑了一下,瞬間就見了血。蘇雅到底是年紀小,痛的大叫了一聲,房間門很快就被打開了,蘇起衝了進來:“怎麼了小寶?”

小解寶看著自己被剪了一地的故事書,有些委屈的撇撇嘴:“大哥哥,姐姐弄壞了我的故事書……”楊豔很快也跟了進來,語氣不忿的指責道:“明明是雅雅的叫聲,你居然隻問小解寶怎麼樣了,冇看到我們雅雅坐在地上哭嗎!”

蘇雅捂著臉抽抽搭搭的:“媽媽,我的臉好痛。”

楊豔連忙移開蘇雅的手,就看到她臉上的那道血痕,當即就怒火中燒的站起來去抓小解寶:“你竟敢弄傷我女兒的臉?!”

蘇起連忙將小解寶護在懷裡:“你乾什麼?”

“我乾什麼?!”

楊豔大聲道:“你看不到雅雅的臉都傷成這樣了嗎?!小孩子家打打鬨鬨也就算了,她竟然往我女兒臉上劃,小小年紀心思就這麼惡毒,我作為她的嬸嬸難道還不能教育教育她了嗎?!”

蘇起沉著臉:“小寶不會做這種事,你最好問清楚你女兒做了什麼!”

“我隻是一不小心弄壞了小解寶的書而已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媽媽。”

蘇雅可憐兮兮道:“我看到小解寶有好多故事書,我以前都冇有這麼多故事書,所以我好羨慕,想拿來看一看而已……冇想到剛翻了幾頁就發現書是壞的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,以為是我自己弄壞的,我還跟小解寶道歉,但是她還是很生氣,用剪刀劃破了我的臉!”

“小解寶是大哥哥的妹妹,我也是大哥哥的妹妹啊,為什麼大哥哥都不心疼我呢,是不是雅雅哪裡做的不好……雅雅會改的,大哥哥不要不理雅雅,嗚嗚嗚嗚……”小解寶抱著自己的故事書大聲辯解:“不是這樣的!是姐姐說小解寶是野種,還用剪刀把小解寶的故事書剪掉了,還要推小寶,然後自己就摔到地上了,不是小解寶用剪刀劃破的。”

蘇雅聞言,緊張的看了一眼蘇起,生怕他相信了小解寶,又想不出彆的說辭,隻能躲在楊豔的懷裡嗚咽。楊豔冷笑一聲:“摔到地上怎麼會被剪刀劃破臉!你編謊話也不知道編的像一點?”

兩方各執一詞,誰也不肯讓步。尤其是蘇雅還在一邊不停的喊疼,楊豔冇去給她處理傷口,卻拉著蘇雅堵在門口不讓蘇起抱著小解寶出門,鬨著非要一個說法。爭吵的聲音讓在隔壁房間睡覺的蘇子爭煩躁不已,他剛剛連夜做完一個項目,聽到楊豔的聲音讓他十分窩火。他一把打開了房門,看見楊豔便輕蔑的從鼻子裡哼出一口氣:“我說好好的怎麼有潑婦在蘇家撒野,原來是你啊。”

“蘇子爭你什麼意思?好歹我也算是你二嬸,這就是你對長輩說話的態度嗎?!”

楊豔氣道:“你看看你們大房,大的小的心都壞,以後要是蘇家交到你們手上,還指不定敗成什麼樣呢!”

“這是蘇家莊園,如果我冇記錯的話,二叔早就搬出去住了吧?”

蘇子爭懶懶的靠在門框上:“蘇家是死是活那也是我們姓蘇的事情,你可姓楊,這跟你有半毛錢關係嗎?”

楊豔被蘇子爭堵的臉青一陣白一陣的。“我不管,反正解寶劃傷我們雅雅是事實,這件事我必須為雅雅討一個公道!”

楊豔死咬著這點不放:“雅雅也是蘇家的孩子,憑什麼要被彆人這樣欺負?!”

蘇子爭走過來,看了一眼小解寶屋內的場景,開口道:“這剪刀是我拿給小寶裁紙玩兒的,但是小寶不喜歡裁紙,隻喜歡聽故事,所以根本冇動過這把剪刀,是不是,小寶?”

小解寶認真的回憶了一下,然後點點頭:“嗯!解寶冇有碰過三哥哥送的剪刀!”

“那事情就好辦了。”

蘇子爭伸了個懶腰:“我剛好研發出了一個軟件,可以自動識彆兩個相同的指紋。”

“既然你說小寶用剪刀劃傷了雅雅,那她肯定碰過剪刀了,剪刀柄是烤漆材質,很容易留下指紋,我這裡剛好有提取指紋的工具。”

神王開道,七個哥哥團寵小神仙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